FW:孩子眼中的愛,so simple, so cute.
 
國外有機構問了一群四到八歲的小朋友這樣一個問題:「愛是什麼意思?」
 
結果發現他們對於「愛」的理解居然深刻得驚人。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QQ截图20170223030644.jpg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art 1

雖然無論貧富狀態是有餘或負債,對我來說實體世界的變化,好像已經不會造成我的壓力和負擔,但我推崇的勞動的人生這種不得閒的人生哲學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變的。

所以,如果可以活到80歲(80-53=27,他馬的,要不要這麼貪心活這麼久?這是假設,我自己根本沒有這種自信XD),我還有27年的時間需要"被設計",於是可以想一想,我要怎樣勞動地花掉接下來的時間。

 

Part 2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一張Eric小時候的照片,海釣時喜獲一條海鰻。

魚夫料理之所以好吃就是因為在海釣船上直接就片好生魚片開吃,從水裡到餐桌,最短的距離,大概就是這種。

QQ截图20170220013818.jpg

中間是艾力.jpg

坐中間吃的就是釣手和廚師。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832193_10206281002703141_8449271261547640673_n.jpg

有人把夢想稱做星星,可能就是因為遠,很遠,還有伸手摸不到的緣故。

星[ ほし ]   ---    欲しい【 ほしい 想要的(夢想的);希望得到手的 ...這兩個字自古以來就是諧音梗,玩不膩。

於是就讓我寫成了這樣的句子:想要成就的夢想,是很遠的星星
抵達夢想的方式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 la land除了代指洛杉矶,在英文俚语中,也指一个人的幻想世界。UD里说:You know when you see someone and think:“wow,they're in their own world.” Well that world is la la land.

一个人的白日做梦很美。电影海报上也白纸黑字写着“献给每个追梦人”。但是在中文互联网行销中,全微博从一开始就在王欣老师的带领下讨论起了爱情前任等等等....咦?电影里,他们的梦想不是比这份爱更美吗?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映採訪_片頭_20170217035213.jpg

<又是吳海英>終映之後的媒體採訪DVD,問到Eric在戀愛時的表現,以及和朴道京的相像程度。

(通常受歡迎的劇會讓觀眾以為演員就是劇裡的那個人,CP感重的,演起來火花四射的,觀眾也會高喊在一起。對這現象我常用呵呵表達。看到有人說朴道京就是Eric,我就忍不住嗆人家說,啊你是認識Eric本人嗎?...喜歡或不喜歡從來就是劇中形象,做為觀眾似乎也只有單一面向的認識。我常常疑問著那些愛偶像的,究竟是愛到了什麼?如果問到我為什麼喜歡木村拓哉,我會說我喜歡這個人跳舞那個臭屁樣,當演員又常常演成自己的版本XD,至於私底下的木村拓哉,拜託喔,我沒那個八字重到可以當他的民間友人啊。我們,愛的,只是,一個,腦內小劇場,各自,描繪的,理想的,形象,罷了。)

至於Eric,就是一路看下來,看他終於演對了一齣戲。比電影<六月日記>,比偶像劇<戀愛的發現>好太多太多。

那個虛構的朴道京,比,我知道的Eric,單純。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律師娘文章標題.png

我這輩子效忠收納學和斷捨離。一個字簡言之,就是理,整理的理。

雖然也有可能被我留下來使用的物件或觀念根本就是無用,

但我總覺得既然人生腳本都寫得好好的了,

無用也有可能是大用。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4720.JPG

[妳要不要這麼沒禮貌]
被親近的朋友罵了,她說我沒禮貌。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正在烤櫛瓜。一邊看電腦。看到這個。

我的空間恆常是沒有人的。這些字寫的內容是我800年前就寫過的東西。

這樣的日常,這樣的「心理世界的重要活動」我以前有過,只是現在沒有。

陪伴之於雙方,既主動,也被動。既是主詞,也是受詞。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640951_10206246065869742_262811606024545212_n.jpg

從新光醫院回診後到士林捷運站搭車這一條...嗯...這一條逛醫院路線,已經熟門熟路到閉著眼睛也能走了。

在豬肉攤買兩片脂肪說要"騙鼎",人家老闆一聽2話不說就免費給我,我說不好意思啦要給錢,老闆說以後來買肉就好,兩片脂肪而已不要客氣。

夏天的時候有一攤白河來的鮮蓮子,燉上白木耳,加冰糖,一碗有層次的白,看了都降火。星期一和四才來擺攤。

還有小巷子裡有花店,我買過一盆草:文竹。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QQ截图20170114224605.jpg

(ERIC從雪中走來,大家都說這照片真美。如果是平民百姓拍這種照片會被懷疑是頭皮屑滿天飛。)

我記得年初時,因為神話正在打歌(13th Album),韓國歌謠界把推新歌進行的活動叫做回歸,上節目打歌叫打榜,神話回歸接受了一連串的平面訪問,當中有一段話讓我覺得很有趣,大意是說如果用很熟悉的方式去製作或錄音(或唱歌),那就沒有什麼挑戰性,總是想要試試新的做法,

就像乾魷魚也可以擠出汁,

那個製作唱片以及錄音時很龜毛的擰人家出汁的製作人,就是今天生日的ERIC同學。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杜牧聊到李商隱。從李商隱聊到白居易。

從白居易想到房地產案名。

經歷得越多,對創意越有幫助。也是到了這兩年,好像更容易地引用各種資料,整合成可用的創意。

這樣的感覺,濃縮的,萃取過的,我把它叫做自由。

自由,是一種有規範的態度,並非無法無天想幹就幹的意思。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729126_10206244883000171_7967315664226028418_n.jpg

Part 1

Single 比 Double 清淡。
我是說咖啡。

 

Part 2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看劇的朋友交流,她們通常會善意的勸告我,那個第一集,有點吵。俺不想再一一羅列那些吵到倒盡胃口的,尤其是女主角拼命叫喊的第一集。吳海英開頭的幾分鐘給我好印象,馬上就被女兒吵,媽媽吵,親戚吵,朴道京的配音班兄弟吵,弟弟吵,媽媽吵死人狠狠地攻擊了。(不過這力道,小於請回答1988的成家,成寶拉+成德善+成爸,那種誇張的喊叫,叫囂,無論導演編劇想要表達什麼,我都不想買單。)吳海英的家庭和樂,媽媽看起來不是好惹的,爸爸看起來倒是像好好先生,這出嫁前一天嬸嬸都到吳家來幫忙,祖母也到家裡來了。吳海英從那個分手的咖啡廳出來之後,哭也哭過了,抓起桌上的煎葫蘆瓜就吃。媽媽一邊說嫁去人家家就不可這樣沒規矩...說著自己悔婚的吳海英,先是被媽媽爆打頭(你看,除了怒吼,都還要動手動腳,到底為何要這麼表達家人的愛之深責之切呢?我輕率的結論就是韓國人無論男女都是大老粗XD。)後被碎念至死,吳海英滿肚子苦水也沒地方訴苦,因為父母寵溺給吳海英強大的後盾,但這次是基於自尊心以及面子,無論如何都說不出我被毀婚了。那個裝電池就會笑倒的玩偶是一個符碼。一直笑翻天的笑聲是假的,平常是玩具,這個時候聽起來像是不斷電嘲笑灰姑娘吳海英的結婚夢碎。吳媽媽這段時間也不好過,好端端的一個女兒眼見著就要嫁入不錯的人家,這賠錢貨居然說「連對方吃飯的樣子都看不下去怎麼結婚?」,真是想起來一肚子火,越想越氣,不管不顧地跑進房裡狠揍自己的女兒。

(性子這麼爆烈的媽媽,是否方能撐起一個家面對左鄰右舍遠親近鄰對沒嫁掉的女兒的斐短流長,是不是才能揍夠了女兒之後,站在女兒身後支撐她?)

(如果以一個韓劇觀眾的角度來看,我已經熟悉了這個【一定有人很吵】的設定,這也是後來看劇的障礙。是說天下能看的東西這麼多,真的沒有什麼好損失的。)

回到劇。一個月後。

吳_EP01_一個月後.jpg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_EP01_可以哭嗎.jpg終於想到要寫吳海英了。「又,吳海英」,「又是吳海英」。總之,就是吳海英(素的那個)。

距離這戲下戲有好長一段時間,人家連TVN的10周年台慶大獎都領完了,猴年也過完來到雞年了,甚至吳海英(徐玄振)連「浪漫醫生金師傅」都演完了,吳海英他們家的朴道京去得糧島釣(不到)魚,煮了飯,不但出了第13張專輯(Shinhwa Unchanging)開了冬季演唱會,開春"帥"領神話到台灣來開了本年度第一場演唱會,都。唱。完。去。我,終於想要寫一寫吳海英了。

 

說到這個開頭。就想要說說吳海英第一集的開頭。

我在網上瀏覽各家之言(通常是微博、貼吧和blog),很多人說看不懂這齣戲的開頭,乍聽時有點腳底發冷,完了完了,現在的觀眾連導演用的一點點懸疑手法,這些觀眾直線思維到不願意被設計,被勾引,他們只想要平鋪直敘的交代式劇情。(我心裡的OS:好缺乏閱讀能力的一代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開向世界的窗口」

前幾天與一位好友談話,提及情感的事,她說到:「我只是希望每天下班有人可以讓我說,我回到家了。說一說今天發生的事。」我問她:「打算同居嗎?」她回說:「我知道我現在還沒有能力跟別人生活在一起。」她的話使我想到十多年前的我自己。

十多年前,我結束兩段長達五年的關係後,對穩定關係失望,此後幾乎就很難維持超過兩年的關係,但我還是想要戀愛,還是害怕孤獨,尤其到台北寫作之後,離家很遠,沒什麼固定來往的朋友,工作是自由寫作,一個人就可以完成,沒有戀愛的時候,我時常一整天下來,只有買便當跟香菸時,會開口說話,有時那樣的孤獨的,令人發狂,後來的幾段戀愛都是遠距離,愛情關係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見面,卻是每天通電話、寫email,尤其是講電話、用skype,有時對方好像也是如此,我們對著電話講述自己一天發生的種種,講得又急又快,彷彿沒有把一天發生的事說完,這一天就無法結束,跟阿早結婚之前最後一段戀愛,我與當時的也是每天用phs無限通話,有些時候,我發現對方好像沒跟上我的話題,因為她有更多想要對我傾訴的事,有些時刻,我們甚至是搶著說話,還會氣惱對方沒有好好聽完自己說的話。但那些電話沒有使我們親密,反而變成一種假象,以致於到最後我們早已經疏遠、她也已經與其他人交往了,我卻因為每天的通話持續而以為一切如常,我們拼命地說話,但誰也沒有真正聽到對方,我們說了很多,但聽見的很少,「我回來了」「今天我怎樣怎樣」這些看似親密的對話,變成了最好的障眼法,使我們忽略,或許我們早就沒有能力承擔對方的情緒、也沒有辦法更進一步親密,那些你來我往的電話變成例行公事,變成戀人間以為可以維持關係的假象。

我很早就發現我無法與她生活在一起,很早就知道我們之間有著巨大的落差,但我害怕失去那個「每天都會接我電話」的對象,那個除了戀人誰也不會給你的特權,好像只有戀人有無盡的耐心、有一種不成文規定,要對你噓寒問暖,會接受你各種情緒的發洩,會持續的關心你,她必需成為孤獨的你「開向世界唯一的窗口」,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樣的關係有多可怕,而必須要找一個「開向世界唯一窗口」的我,其實還沒有準備好、也沒有能力去愛人。

我記得發現她外遇之後,因為她已回到她居住的城市,聯繫我們之間的,就剩下了那個紅色的電話,我望著電話發傻,不知道何時該撥,不知道她接起電話時,身旁是否有人,那是我經歷過最恐怖的想像之一、即使傷心、即使不信任,但「只要想要就可以打電話給我」的承諾誘惑著我,我多渴望像以往那樣,隨時可以撥一通電話,而不會感到心慌、不會擔心打擾,我主動提出分手後,我必須把那個已經關掉的手機藏起來,以免自己突然又開機,忍不住再撥號。我望著那個就像已經死掉的手機,放在床邊,好像隨時會爆炸一樣。那個手機紀錄著我們之間的所有,像幻影一樣。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開口的帆布包可以一目了然,背久了想換口味,換個後背包,但每次都會撈東西撈很久,只好又換回大開口帆布包。
為了不膩,就大開口帆布包各尺寸和顏色都來一個...算了一下,有12個。 (2016年)

lA8dPToij.jpg

lAbAzmv9a.jpg

lALId56HM.jpg

lANGnVnGd.jpg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QQ截图20161225034443.jpg

rapper Eric

1479959169-4159575401.jpg

艾主廚。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買。

我不要。

我不能。

我不想。

我不許。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