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2.jpg

人真的是健忘的。

我忘記北京有多冷。有多凍人。我會有多失溫。

兩年不在北京過冬,差不多忘記零下滋味,

只剩下眼巴巴地盼望著下雪。

下雪還是我們這種台灣孩子最喜歡的北京事物之一。

沒有不喜歡下雪。

我想到2005年初雪那天,

所有的台幹互相傳簡訊說下雪了下雪了...那天,你和同事還去公司附近的小公園玩雪。即使是一點點,也是雪,真材實料的雪啊。

我也很興奮。分享了好朋友們雀躍開心的時刻。

 

這都過去了。眼前只有很冷但是不下雪的四合院。

四合院不保冷也不保暖,特別浪費能源。

凍死了。

 

---分隔線---

所有下雪的城市與照片

只有這組最好看: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251.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15.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19.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24.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30.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46.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34.jpg

WeChat 圖片_20171212202442.jpg

M和Addy上班路上。去年13輯打歌時候的照片。

 

無論何時看都好可愛。

 

 

我發現我真的要完蛋了...首爾現在的溫度幾乎都在零下10度,我是要穿棉被去找金社長玩嗎?

會凍死。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