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回京的花費。才知道這半個月的薪水,剛好跟回京安頓的花費打平。

那我幹嘛來啊。

連骨頭都沒剩下,只有疲勞。

 

換一個角度想,我真是做身體健康的。

 

---小院分隔線---

小朋友猜我38歲。

我說,你把我想小了。

我今年40歲。

等到謎底揭曉,透露我今年不多不少55,漂亮設計劉睿說,我爸1962的。

就是大我一歲。

 

 

不知道是北京很臭老,還是我真的TMD年輕得要死。

 

 

 

早上劉璐一邊補妝,一邊跟我說,納,我看過一篇文章,說,要對每天化粧上班的女人致敬,那得要多大的毅力才做得到。

我說,那是!(北京腔,意思就是"對"。)

 

我就是堅持著每天畫好粧才上班的中年女人。

 

但我想起你說不喜歡我化粧。

 

 

 

 

化粧是一個女人上戰場的裝備。這個,你現在也不必懂得。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