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31 下午 05-17-05.jpg

曾經有人對我突然冷涼,我也無所謂。這時候我才想到,我原也是個涼薄之人。

非也。

我花了這麼多錢看醫生,花了這麼多時間把並看好,不是用來證明我是涼薄之人。

是我知道來和去都是自然的。

*今天看到某友說遭下屬離棄,多時不被正眼善待,以心寒結案。

---只管自己好不好的分隔線---

把自己管好了,才有力氣去經營自已以外的關係。

因為他人的熱情或熱情消退使自身的情緒跌宕起伏,這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透析關係,不是綁死才有關係,放鬆放掉,也是一種關係,叫沒關係。

別人要怎樣對待我,是我沒有辦法規定的事。

規定?我是說不歸我管,管不了,管不到。

但是可以正視的唯有自己的心。

可以熱愛,或者不。

可以親疏遠近,很自由。

可以自然而然。

 

今天氣溫下降兩度,有風。皮膚減少了蟻咬感,不會刺刺的,身體也沒有之前黏膩,體感舒適。這是第一個感謝,感謝自己不阿雜,奇檬子稍感穩定,頭也不疼了,眼睛看東西也順眼多了。

再來,才是謝謝老天爺。雖然老天爺說溫度這件事,它只是在"那兒"。老天啥也沒做。

 

要是平白對我熱情,才讓我退避。

涼感與冷感雖然不是同一件事,我不至無感,但涼感帶來的生性清淡,確實讓人腦袋清楚明白,這是我想要的境界。

表面的寡淡歸表面,裏面的熱力,給自己足夠溫暖就可以。

我想,我沒有多餘的電力可以傳輸出去了。僅僅自己夠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爐主納豆 的頭像
爐主納豆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