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星期六,把SHINee去上神話放送那兩集重看了一次。
一直覺得崔珉豪很像SMAP家的慎吾,這種不像韓國人傳統長相的,我通常比較容易記得,遊戲裡面認真計較的表情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泰民秀氣得像女孩子。我最沒有印象的金鐘鉉重看之後,記得了。

打不過自己,認怂---宣告失敗,台灣話叫做我是俗辣。

金鐘鉉被自己打敗的心情,我也有過,所以記下來,多看兩眼。

-----他最後寫的字-------

我從裏面開始出了故障
一點點啃噬著我的抑鬱最終將我吞噬
我無法戰勝它
我厭惡我自己.斷開的記憶抓住我, 不管怎麼對自己說要打起來精神來, 也找不到答案
被堵住的呼吸如果無法通開, 還不如就此停止
我曾問誰能對我負責
只有你
我只是孤寂的一個人.
說結束的話很容易
但結束很難
一直以來都活在這種困難中
也說過想逃跑這樣的話
是的.  我想要逃跑
從我自己
從你
問那裡的人是誰.  說是我.  還是說是我.  然後還是說是我.

為什麼總是丟失記憶.  說是因為性格.  原來是這樣.  原來最終都是因為我
希望你們能發現, 但誰都不知道. 因為沒有真正的遇到過我, 所以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問為什麼要活著. 就這樣. 就這樣. 大家都是就這樣活著.
如果問我為什麼死了, 我會說是因為累了
煎熬著苦惱過. 但沒有學過將無止境的痛苦轉換成喜悅的方法.
痛苦只是痛苦
說著不要這樣, 緊緊的催促著我
為什麼? 我為什麼都不能按照自己的內心結束呢?
說讓我找到為什麼會疼痛(生病)的原因
我非常清楚的知道. 我因為我而疼痛(生病). 全部都是因為我, 因為我的無能


老師想聽到這句話嗎?
沒有.我並沒有做錯任何事


溫和緩慢的聲音責怪內向的性格時, 醫生想的太簡單了
為什麼疼痛到如此嚴重的地步, 把這當做一件神奇的事情來看待. 比我更辛苦的人們還都好好的活著.  比我更軟弱的人們也都還好好的活著.  但並不是這樣.活著的人中,  再沒有比我更辛苦,  再沒有比我更軟弱的人了
即使這樣也讓我活著
無數次的想, 無數次的問, 為什麼非要這樣, 答案不是為了我. 而是為了你.
想要為了我
但是請不要再說那些不懂裝懂的話了
竟然讓我找為什麼覺得辛苦的原因. 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嗎. 我為什麼辛苦. 我不能因為那個如此辛苦嗎? 需要更具體的劇情嗎? 必須要有更多的原因嗎?
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或許不是聽過去就忘了? 能戰勝的不會成為傷疤留下.
看來和這個世界碰撞的事情並不是我的份.
看來被這個世界知道的人生並不是我的人生.
原來都是因為這個(所以如此辛苦). 因為要碰撞, 因為被熟知所以很辛苦. 為什麼選擇了這個. 很可笑.
堅持到現在真的很勇敢吧.
還需要多說什麼呢. 就對我說辛苦了吧.
對我說, 做到這裏已經做的很好了, 辛苦了.

就算不能笑著送我走,也請不要責怪著送我走.
辛苦了.
真的辛苦了.
再見.

 

---我是分隔線---

我大概也忘不掉很痛的感覺

但我不想要任何人理解我

我始終也沒有戰勝過我的憂鬱和眼淚

我可能只是比較懂得和我自己相處了

也比較能夠和這個世界妥協了

 

 

 

---小事記---

和馬琳同學和張同學一起吃了久違的晚飯。

因為金鐘鉉的離去,我那個和這是世界格格不入的靈魂又醒來了。

(所以最近很不舒服,經常感到心痛,哭泣。也就真的嚎啕過幾回。)

我問馬琳同學,你什麼時候覺得我跟這個世界一點都不相容?

馬琳同學說,就是你在電梯聽一個女孩子高聲講電話,出電梯把人罵到半死的那一次。

喔。

那一次啊。在密閉空間裏高聲講電話的沒禮貌的北京。這筆帳算在北京頭上。

我說,我現在可以不罵了,我關上我的耳朵了,我妥協了。

妥協就活著。

認怂的話隨時可以去死。

 

不用理解我。不用跟我說辛苦了。

這些都是我要來的。(這個就要出動吸引力法則來介紹。)

我頂多就是嗷嗷兩回,現在我可以說沒關係了。

至於去遠行的人,至少,心不會再痛了。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爐主納豆
  • <我有一百個理由不舒服,因為我整天對著的人,只是人形狀的生物體>

    梁文道說:
    「中國人面對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精神的空虛以及生命意義的匱乏。」


    「你可以因為雕神像而發財,但是你並不能夠因此解決你的生命問題。共產黨一定明白這個道理,也一定明白今天的中國是個什麼樣子的社會?所以這幾年才會常常強調「信仰」。

    但他們所說的信仰能夠對治人生最終極的問題嗎?
    這個信仰的實質意義又是什麼呢?
    不要百姓信仰宗教,只要他們信仰黨和國家,信仰黨的領導,信仰國家會變得越來越強大。難道黨真能負責一切?

    包括料理我面對死亡時的疑惑和恐懼?
    國家強大了,我也就不怕死了,可以放心的去了,是這樣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