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上]

1

某日和老闆談組織架構和戰鬥力。他的想法又有新的創意。簡言之,三天前定下的組織框架已經不適用。

他說:新創公司要變化調整,要存活。新創公司,方生方死。

---方生方死分隔線---

念頭,也是方生方死。⋯⋯
我們是在談組織嗎?
我怎麼覺得充滿了佛的偈示。

2

一個顏值高的辦公室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我們...沒有。
*老弱殘兵 *殘花敗柳 *開到荼靡

20171124.jpg

 

3

人都會老,對不對?
我這輩子都這樣,什麼都沒準備,什麼就來了。
我還沒準備老,老就來了。
突然想到,有人是老起來等。(好冷XD) 

 

[星期五早上]

[妳說首爾下了一整夜的雪]
於是,我想去妳的城市拜訪。

*金雪花社長的首爾有雪花。

WeChat 圖片_20171124110919.jpg

 

還有一些零碎的消息。

WeChat 圖片_20171123141730.jpg

有一天,某一天。我實在是不想去上班。突然, 一個念頭闖進來: 起來泡一杯咖啡吧。然後一躍而起。

起身之後,連我自己都感到神奇。怎麼轉換念頭之後,人的狀態就不一樣了呢,真是太神奇了。

在自己的屋裏,即使很簡陋的手冲器材,亂泡一通,還是覺得這一天終於可以開始了。

 

因為要輸出節氣海報,每一個客戶都要做,自己公司的也要做,所以,對節氣的敏感度變高了。

北京當然是變冷了。夜裡到零下4度了。我的整理沒有被凍著,心思一直湧動著。

有時走著,想著,反省著,寫下來的意義是什麼?

挖到核心,簡直要被自己嚇死:

我想寫給你看啊。

 

 

施美惠小姐。我知道你一直在看,也只有你,會看了。

我會在待北京幾個月。沒有好好過日子。很苦。很冷。很忙。很不喜歡。報告完畢。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爐主納豆
  • 今天早上要先去物業換們卡。中午和于小艾同學約午飯。可是我為什麼要在出門前把自己搞哭了。

    真是一個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