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迷上義式咖啡的?咖啡機都換了第2代了。真奇怪,明明以前喝咖啡只能喝星巴克的拿鐵,現在居然追求義式濃烈的短平快風格。他不喜歡手冲,因為慢。但他喜歡義式拉花的技能感。

我是沒差,我能喝濃縮,一口悶;也可以喝加水的美式。我是不奶不糖就OK的。

上個星期就叫我去喝咖啡,但我總是在出差,或者在趕功課。這星期因為追殺我的老闆感冒未癒,我便得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周六。否則,這個星期六本來有研習營的---也是我策畫的。既然不用上課,我就去馬琳同學家吃飯吧。這個孩子可以當我的孩子,認識這麼多年,仍舊把我當前輩一樣尊重與問暖,真沒白疼他。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3928.jpg

自從在上一個工作操勞過度之後,小歇了一下,但是整個人還是腫腫的。這和我年初在台北碰見他的時候很不一樣。

眼壓還是很高。幸好他現在這個工作不太加班。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4150.jpg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06.jpg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25.jpg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29.jpg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38.jpg

香菜丸子是馬琳同學一顆一顆手工做出來的。

我說,我們不做,因為市場上都是現場作的。

台灣真是太方便。而北京手作的飲食精神還是在的。餃子包子這種都是家常,肉丸子這種功夫菜,也是。算不上什麼技巧技術。甚至感覺上人人能做。

妹妹說馬琳同學真是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很賢慧的意思。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43.jpg

WeChat 圖片_20171111192250.jpg

那個乾炸素丸子是我帶的。

滿滿一桌,連我都已經覺得今年吃到頂的螃蟹,今天還是又見面了。

 

我在北京有一個好朋友會做飯給我吃。

能在一張桌上一起吃飯的,就是家人。

我暫時的北京家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爐主納豆 的頭像
爐主納豆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ltwin
  • 喜歡這張三人合照。

    你和你的類神話團體。
  • 先回這個。

    我也喜歡這張。結果馬琳同學在FB放那張我雙下巴的啦。



    不知道我要是和馬琳或者羊有很大矛盾的時候,他倆會怎樣解?
    馬琳的個性對上我這個"媽媽"的個性,只是因為他對我有耐心。但對別人不見得有。



    我的文案李雨珊跟我撒嬌,說我都叫她死孩子。
    我其實不怎麼記得,可能就是隨口一說。但我這個無意識的隨口一說,
    反倒說明我把李雨珊當作自己家的了。

    一時之間,沒被我叫過死孩子的,紛紛投以羨慕的眼光。


    ---我不要妄想我有一隊我的神話團隊,那真的太夢幻了。這世界上神話的19年,好像就是就只能是神話自己的吧。
    我連好朋友S跟我出門,一直盧小要去"梨大買襪子"我都生氣了好幾年不消氣,我怎麼可能會有我的神話團隊?是我自己個性不好,我才會這麼欣賞好人緣的M,甚至總是替弟弟們先想到所有麻煩事的文艾力。

    你不知道我有多涼薄。(掩面而泣)

    爐主納豆 於 2017/11/14 00:53 回覆

  • iltwin
  • 神話之神奇是它獨有的。

    我説的是你們的友誼精神,也是某種程度的神話。
    這種不用比,不會有一樣的。

    不用期待,因為你已擁有。
  • 在你眼裏,已然神話。
    這真是一種稱讚。

    其實我們的君子之交也是。
    我能體會到我們兩個那種不想打擾對方,一起時想要讓對方舒服的善待和款待的心意。

    我之所以說我涼薄,是因為我對關係中的「社會化程度」,深感畏懼。就是害怕。

    是因為我不真心嗎?所以我總是感覺到對方的不真心。
    是因為我不體貼嗎?所以我總是感到對方的虛應故事。
    是因為我妄言嗎?我總是聽到隨口承諾的廢話。
    因此,我讓自己的熱情不要燒得太快。

    我甚至對我母親對我的客氣或者不客氣感到害怕,即使那是她的本真。

    結論來看,我有時覺得我的天線太發達,讓我不舒服。我想要弱化我的天線收訊功能。

    嗯....還是不要好了...我的天線還是要強大一點,這樣我才能收到從電腦螢幕裏面,源源不斷傳送給我的感官世界。

    爐主納豆 於 2017/11/15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