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商只會蓋房子。住在裏面的新富豪只會把很貴的東西塞到房子裏面去。我們的工作就是把升級版的都會生活,安排進去空間和時間裏面。我的老闆甚至會是這個鄭州小眾豪宅,自帶的高級街區的運營管理單位。我的工作就是宣傳包裝這個"推銷慢時間"的街區,在繁忙中留白,在呼與吸的換氣中間"休喘",傳遞緩慢生活,慢食慢活的生活理想(我在台北那樣子就是!整天無所事事,散步是我最充實的生活內容)。寫了幾篇連我自己都深受啟發的文字,我老闆說讀著讀著心情就慢下來了---恐怖的巧合是老闆拼命到感冒轉肺炎,在醫院打點滴,坐著不能動,才有時間看到我貼在wechat的文章。(好諷刺)

"假女兒"李雨珊默默說:忙到沒有生活,卻要推銷給鄭州人慢生活。...我,竟無言以對。

---慢生活分隔線---

鴨川.jpg

[京都慢生活]生生慢,聲聲慢
2015年的4月,過了賞櫻期的京都還是有很多遊客川流不息,我帶了一個行李箱,在京都住了一個月。

慣常上班的節奏是過了下班時間的七點,廣告公司的一天好像才要開始,營業部門對接客戶的回來給創意部下修改指令,工作單才開好;做了一天平面稿的設計,把成果變成ABCD案遞交給他的老闆審查。老闆匯集了一天的動態變化找人說兩句,給出微調的方向和指示...,電話不停,人聲雜沓。

⋯⋯

我們習慣挑燈夜戰,我們習慣夜不歸營,我們習慣了不給家庭溫暖,而不是家庭不溫暖。

我在寺町的商店街的街上走著。一邊想著上班的日子,在這個時間點上,對比六點多的廣告公司辦公室,繁華喧鬧,而眼前的商店街已經在打理閉店中,這景象和我熟悉的辦公室氣氛差太多,我忍不住,忍不住回想,一日將盡,我的夜晚總也是電腦和白熾燈,京都春日的傍晚,空氣的顏色是明朗的,甚至帶一點粉紅色的春天氣息,相對於冬日的由灰到墨灰,眼睛對明度的感受力有著倒過來的反差:春天,亮著暗;冬天,暗著亮。

寺町商店街的店員都是年輕人。他們乾淨明朗,身上的衣著非常普通,但是個各有型有款。曾經有人問我,京都的男人好像不是特別好看,奇怪的是,很經看,越看越好看。

越看越好看這種描述絕對不是因為私心,不是因為古都,不是因為他們是日本製,Made in Japan,而是那個「型」,對髮型講究,對衣服款式版型講究,對顏色色系講究,對長短大小的比例講究,整體給人舒服愉快的調子,不是因為哪一個特別突出,所以整體形象稱之為,好看。

年輕人在六點三十分閉店完畢,接著就是「私生活」時間。整條商店街規定六點三十分營業時間結束,在這裏,無論是店員或者老闆,自然也就此開展了私領域的點子。

那個點子就是慢。慢慢地晚飯,慢慢地散步,慢慢地煮一鍋奶茶,慢慢放一張久違的黑膠唱片,去音樂教室學習非洲鼓慢慢敲,慢慢地看月亮的腳步移動。

因為緩慢,所以醞釀了生活,可以挹注養分的時間叫做慢時間。我們工作,我們也在明天寺町營業時間開始之前,有一個慢調子旋律的夜晚。

我倒是參觀了一回「寺町的年輕人表演慢時間」。我拿著這多出來的無街可逛的時間,施施然走到鴨川,看了一個晚上的流水。

#慢生活
#緩慢京都
#推銷生活方式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