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北京真是又愛又恨的。

愛...

恨的是...

說多了都是累和淚。

不說了。

總之,我又到地兒了。安頓了。

這來來回回的,真的是...不過,認真說來,

北京這個城市還真是對我不離不棄啊。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啊你這個北京。

20171013_20181012_4330RMB.jpg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爐主納豆
  • 網速颼颼的。讚。
    我真是一個慢熟的人,如今我也來到體會網速才會有安全感的人生了。
    本來我以為我可以丟掉電腦和手機的。
    ---
    如果自己辦無線上網,要一千多。
    一個月一千多,我記得好像還送一個電話,好多服務套餐,但我連送的那個電話都用不上。上一次的經驗是我辦了,用了一個月,就被漏水逼得搬家了。
    這讓我覺得我被水劫財。我住過的房子都用漏水劫我財。
    ---
    本來想找airbnb也就住個三四個月。後來發現我可以接受的價錢房子都破得要死。
    其實台北也一樣,對照普通民宿的價錢,房子屋子都很破舊,照片裏的床褥,那個花色驚人地俗艷,我有反嘔的惡感。
    用了仲介找自如租房網的實體房子,選了地鐵5分鐘的套房。剛好設備換新的一個公寓,會有三個室友。我在寫我的請回答2017。
    剛剛知道先搬入的兩個小夥伴都是男孩子。我正在洗我的衣服,但現在是下午一點,我連早飯都還沒吃。
    你吃過了嗎?今天星期天呢。
    ---
    我看房子看得要吐了。幸好運氣相當好,這屋子一上線,我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在說「讓我們好好相處吧,我很喜歡你啊~」的好房子。
    呵呵。我想大概是仲介的小石同學很認真幫我吧。他是大半夜的搜啊。而且訂房的手續事用他的手機訂的。
    ---
    用段捨離的生活來開始一段新生活吧。
    那我還需要什麼呢?
    水!我還是需要水來沖咖啡的。
  • 爐主納豆
  • <有意識地記錄,自然接受這發生的一切,而愛是一切的答案>
    10點鐘上班,下班則是從來不曾發生在七點之前。

    20171016是晚上的10點47分。下班。走到南鑼鼓巷搭六號線回家。

    新住進來的小區入口雖然很多,但離我最近的這兩個(東門/南2門)從晚上的11點到隔天的6點是禁止通行的,這意味著我要繞一大圈才能到家。

    你看,上班第一天10點47分離開辦公室,11點半到家,我已經廢到腳步沉重兩眼離迷離...拖著掰咖走到南2門,用仲介教我的辦法,把門拽開!

    10分鐘後我把自己泡在熱水裏。我的腳腫了。是水腫的那種腫脹感,不是外傷,循環很差,血液的帶氧量降低,非常想睡。

    但我又慶幸我這新租的屋子居然有一個非常好用的浴缸。

    所以。(要來所以了)

    愛是一切的答案。

    謝謝老天爺愛我。

    雖然我曾說過動心起念要謹慎,自然就會有神秘力量來幫助,我還是我自己的媽祖廟(因為是我自己成就我自己啊),不過這安排好的一切,我還是要感謝林默娘啊。

    謝謝我自己,謝謝媽祖婆。
  • 爐主納豆
  • <過11點才下班,地鐵也收班了,花了70元打黑車回家>
    可以感覺出我歸隊,對小朋友某一個程度上有安定人心的作用。
    除了文筆不好,連造句邏輯都有問題了,這是什麼樣的國文基礎呢?
    產品特性無法轉換成利益點
    非常生硬,就談不上什麼個人風格了

    陪到底看長文案,這樣我是要怎樣堅持八點下班...
    問了幾個小孩離職的原因
    都說是太累了

    過試用期很不容易
    總覺得三個月對他們來說就好像來了三年一樣
    過了三個月,身體堪不住的,就自己說不玩了

    倒是那些留下來的
    我深深感覺是有病的

    *1602號的北漂團伙有自己的小群
    讓小朋友去買電和插卡

    *好累。可以我必須要過這一關吧,沒有退路了
  • 20171019(四)
    其實很早起床。並且在浴缸裏面泡了半小時。出浴之後倒回床上繼續睡。
    我好累好累,沒有真正的睡著,只是蒙頭躺著,不肯起床。
    模模糊糊的想起在台北的時間,如果一天中沒有什麼事,我可以躺一天,在床上,看書,聽音樂,滑手機,眼睛累了就睡一下。連吃飯這種生存大事都可以不用。
    我花費的,除了時間,隱約就是一天一千塊人民幣的代價,這樣想,會很爽很爽喔---我大戶,我花得起,但認真想的這根本就是一種神經病的病徵,本來什麼都沒有的東西,又怎摩會是我花掉的呢?
    但現在不一樣。躺在北京的床上,這一天是必須起來,穿好得體的戰鬥服,出去賺一千元。
    我也不知到明年的今天,我會不會還在這個床上啊。
    不是對創業的老闆沒信心,是對我自己耐力起了疑心。
    胡思亂想地出門,坐地鐵,我其實沒醒。
    出了地鐵站,想想...不如先去吃午餐吧。
    (我一定又是點三個菜,吃一半,一半打包變成明天的午餐XD)

    總之,我是睡飽了,吃了午飯了,才在中午12點進公司。
    連著幾天加班,那個不爽,因為今天一早的揮霍時間,得到平撫了。

    這種補償機制到底是要怎麼說服自己呢?
    要一直這樣拉拉扯扯的,關係是不會長久的。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不要加班啊。
    讓我早一點回家,我就早一點休息,可以隔天準時出現在辦公室啊。





    怎麼可能?!




    爐主納豆 於 2017/10/19 23:58 回覆

  • 爐主納豆
  • 20171019(四)
    其實很早起床。並且在浴缸裏面泡了半小時。出浴之後倒回床上繼續睡。
    我好累好累,沒有真正的睡著,只是蒙頭躺著,不肯起床。
    模模糊糊的想起在台北的時間,如果一天中沒有什麼事,我可以躺一天,在床上,看書,聽音樂,滑手機,眼睛累了就睡一下。連吃飯這種生存大事都可以不用。
    我花費的,除了時間,隱約就是一天一千塊人民幣的代價,這樣想,會很爽很爽喔---我大戶,我花得起,但認真想的這根本就是一種神經病的病徵,本來什麼都沒有的東西,又怎摩會是我花掉的呢?
    但現在不一樣。躺在北京的床上,這一天是必須起來,穿好得體的戰鬥服,出去賺一千元。
    我也不知到明年的今天,我會不會還在這個床上啊。
    不是對創業的老闆沒信心,是對我自己耐力起了疑心。
    胡思亂想地出門,坐地鐵,我其實沒醒。
    出了地鐵站,想想...不如先去吃午餐吧。
    (我一定又是點三個菜,吃一半,一半打包變成明天的午餐XD)

    總之,我是睡飽了,吃了午飯了,才在中午12點進公司。
    連著幾天加班,那個不爽,因為今天一早的揮霍時間,得到平撫了。

    這種補償機制到底是要怎麼說服自己呢?
    要一直這樣拉拉扯扯的,關係是不會長久的。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不要加班啊。
    讓我早一點回家,我就早一點休息,可以隔天準時出現在辦公室啊。





    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