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市暈船]九月的最後一天
昨天(0930)回媽媽家搭到的計程車很新,
司機很老,整頭白髮,看起來有點年紀。
有趣的是方向盤上裝了顆非常精采的球(不是黑色的,通常這球給我很重的台客感),
這意味著這人可能追求開車快感。

 

一路上先是我問要走哪條?我說走平面,過民權大橋。
他又說高速可能好些。
我回他:都可以。


他又說:看你啊。
我遂問:那你問我要走哪條,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他回答:沒有啦,看客人選擇。
我確定:好的,那走平面,過民權大橋。

 

補班的星期六下午,建國高速車多龜速,
這老兄不耐煩了,說要下南京。
我說都可以。

 

南京往東,也是車多。
這人有賽車手性格,車多的情況下,
一下子急起步,一下子點煞,
我的身體就突梯的往前點一下點一下...很像搭船,
所以我就暈車了,並且伴隨著反胃想吐。
點,放,點,放,浪高,浪低,想吐,想吐。

 

 

很久沒有感覺我媽家很遠了。這趟路突然遙遠了起來。

 


走上麥帥一橋,順了。車子引擎隱隱怒吼起來。
我暈頭轉向地到地了。滾下車,好想吐。

 

 

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都會假裝很尊重客人,
最後還是很隨性地愛走哪裏走哪裏,
即使像我這種好說話,只要送我到目的地就行的乘客,
並不會抱怨車資比平常多一百,
只是坐個計程車,胃部翻騰到整個晚上到半夜無法進食,
也為免太得不償失了。

 

 

整條路上,我都在想著:
這種在「含都魯」裝球的男人,據我觀察好像很高比例喜歡在生活中裝B,
就算我提醒他,乘客我坐得不舒服,請順順地開,
料想不是他的開車習慣,大概就不會開了...

 

 

我坐過起步和剎車都讓人沒有感覺的駕駛開的車子,
有比較之後,便知其人人生境界自有高下。


這城市有隱性的躁鬱體質。


昨天坐在駕駛座的計程車司機,
應該是一個只求自己爽的運轉手吧,
還有,開計程車就舒服地遊走就好,
要什麼貼背快感啊,
要貼背快感不會去開賽車嗎。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立立二手書店
  • 開車平順感覺不出劇烈啟動或是停止,那是對被搭載者最好的尊重。真的,市區開車,不管是營業或是非營業車,不能當賽車開。
    辛苦了。
    早安,有美好的一天
  • 這事過去好幾天了,想到還會暈。
    我平常不太暈車的,可見這事的後座力有多大。

    我這個神經病還會發散性聯想,哼,這樣開車的人一定不是體貼的人。
    一來一回之間,我定了對方的死罪,自己也成了妄語的人。

    這些紅塵心事總是讓我想過兩遍之後,吃驚於自己為何不是「過了河,就放下」。

    我想起以前遇到這種事,就會很想教訓對方。(就冷冷的提出要求這樣)
    後來,還是很想教訓對方,但會想用迂迴的方式,比如說提醒。(大概是知道人們對溫和的要求接受度比較高,對理性的要求會感受到指責。)
    又後來,我反而覺得忍一下就下車了,不用說。

    有趣的是,我身邊的台灣同胞男男女女都屬於敢怒不敢言的,通常是滾下車之後再抱怨給身邊的親友聽。我也當過這種垃圾桶,問他們為何不告訴司機,更多隱性的思考是不惹事。

    尤其通過中國與計程車司機交手過之後,深深感到傳達意思對不同思考方式的人來說,反射出來的行為就有天差地遠的不同。

    在中國,我會有兩種反應。一是讓司機停車,我直接不坐了。一是簡單扼要的說,開慢點,我要吐了。

    寫到這裏,我又發現我對台灣鄉親的容忍度比在中國高。


    爐主納豆 於 2017/10/05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