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夏天。

尤其是骨頭痛的時候。

其實我也提不起勁。

我想起很帶勁的時候,都是因為被需要。

就像在驢子前面綁一條紅蘿蔔。

促使驢子舉步向前的紅蘿蔔,新鮮的,意味好吃的,甜美的獎賞。

對我來說是金錢。

是報酬。

是口惠。

是愛的鼓勵。

是讚賞和嘉許。

是挑剔但滿意。(不是滿意並挑剔)

是我知道你一定會更好。

是和你站在一起的願意。

是對短期的未來有收穫的期待。

是我可以幫你更好。

是我需要你在我前面。

是我們再一下下就完成了。

從看著紅蘿蔔到吃到紅蘿蔔的中間,要流血流汗根本不算什麼,因為是必須,而且早知道。

因為定義了紅蘿蔔,才有起勁的動機。

 

我現在沒有紅蘿蔔。

沒有被需要。

 

(轉折)

 

我自己,需要我自己。

我被自己需要。

這樣是不是就可以了?(一邊揉骨頭,一邊打字,一邊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爐主納豆 的頭像
爐主納豆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