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後

老朋友夫妻經常曬吃飯的照片。

中年以後,更加察覺彼此的存在還有其重要與重量,他倆還開了兩家選物店,工作生活都是24小時綁在一起的。雖然太太也跟我悄悄話說過「先生的壞話」: 妳別看他溫和有禮貌,生氣起來也是很嚇人的。我呢聽者藐藐,回說:我以為妳比較壞呢。

是這樣一對走過中年,仍舊一起在路上同行、前行的朋友。今天她們去喝粥:

2019何以解乏唯有喝粥.jpg

 

---想起很久以前有人建議夫妻應該當室友就可以繼續"維持"下去---

只是室友關係,幾乎沒有可以在乎的理由。(何必呢?我想不出來當室友的意義。)

搭伙的話,就只能是室友。各取所需的社會意義,諸如分擔費用,有人喜歡吃有人喜歡煮之類的理由。

搭伴過日子的話,那就非得一起吃飯吧。(日子裏面好多成分,需要一起充實)

一起吃飯,才能一起生活,一起一起又一起,一餐一餐又一餐。

既然要做夫妻,何必當成室友?<---這好像是最近一齣舞台戲還什麼的名字。

是有多少人把家庭生活過成宿舍生活呢?想起大前輩跟我說,夫妻過久了都是室友而已,把他/她當室友就好了,不用管,互相給自由就好。

(但我是想要綁在一起的,一起做這個,一起做那個。我才不要當做任何一個人的室友呢)

 

老朋友賢妻家後,可能又要說我想太多,她也是「忍著不發作」地搭伴過日子呢。

這一轉折,又顯得我清風自在了。

 

 

二、發神經散步

氣溫降下來了,變成好舒服的天氣。出去散步不覺光陰流逝。散個步也能走到半夜才回家。

神經病。

 

 

*那兩個放放糖的,散步都是環島式的,開了車就跑。

*戴耳機走路真得好奢侈喔。太享受了。

*偶爾走一走會想到:ㄟ,現在是農曆七月啊這個姑娘。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