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念著一份工作要報價,狀況未明的工作估價很難準確。

我很貴。(不能委屈自己。報出去就沒有委屈。嫌我貴那也沒關係。我不委屈。又...其實錢很難賺的,甲方嫌貴變成必然的。)

中午三董高瘋會聚了一下,吃了飯喝了咖啡,好久不見張小奈和葛總,她們顯得疲憊,我知道這又是忙了好一陣子,沒有好好休息的殘樣子。

我也好不到哪裡去,總是睡不好。

飯好吃,咖啡好喝變成讓我們很開心的理由。

偶爾報價單要怎麼寫的念頭會跑出來干擾我一下。

不安的理由會讓心臟揪一下。老毛病了。狀況加劇時,還會出一身汗,一腦門的熱氣直往頭頂冒。

小奈說我的頭髮看起來很糟。自然捲加上吹整的燙傷,加雜著蓋不住的白髮,是有點糟,啊,不是有點,是非常糟啊。

說了葛總賢伉儷的首爾VIP之旅,交換了旅遊心得。小奈說下一趟就是跟納豆去首爾,指名要吃很厲害的醬蟹。

但是!(但是來了)小奈和葛總都說不能住青年旅社,無法忍受跟一堆人共用浴室。

我說,傻孩子,當然有套房啊。

我說我一個人就是會省下住宿,然後吃好一點,或者交通費高,我就吃爛一點。有預算限制的。會「算一算」。

小奈和葛總都是,玩啊就是花,哪有什麼預算?

我心底,蹬了一下。

除非是公司給我商務房給我頭等艙,否則我就是省來省去的。

我想了一下,我是不是也想要無條件花呢?

我的無條件,比較願意放在京都住三個月,或者小豆島住一個月這種大方的花法。喔,濟州島要列進來。

(想要住自然安靜一點的地方,這念頭越來越強烈)

小奈後天要去俄羅斯。我可能這輩子都不太有可能去莫斯科或者基輔...我倒是去過哈爾濱啊。

 

葛總有約先走,小奈和我閒話一陣再道別。一條地鐵,兩個方向。

出了地鐵站,走去理髮店,請幫我修短一點。很便宜,才150元,手藝則是老師傅的手藝。

報價單要怎麼寫啊???心臟又揪一下。

路過茶葉店,老舊店面,自家茶園,一定有一個老老闆,店裏面一定以頭等獎的匾額,要了半斤杉林溪。

下次得要親自走一趟坪林,我特別想要文山包種。

 

回家寫回信和報價單。九月又過了三分之一,今年好像又比過去的年,過得更快的感覺。

我不忙,但我的念頭好忙。

 

 

創作者介紹

爐主亂燉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