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9 Fri 2011 13:01
  • 崩潰

我想這個房子裂了一道口子。

 

然後留下黑色的眼淚。

 

幹!那兩條污濁的水痕是什麼?就在抽油煙機後上方,順著牆壁留下來。甚至天花板出現了生鏽般的水漬。下雨的時候還會滴水。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從來沒有做過妻子

我的角色是母親

老師

警察

法官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享受生命的碰撞

明明是勸人向上(?)但是聽起來好怪唷。不是道理很怪,是講道理的壓迫感讓我不舒服。

這樣一來,被影響的機率就降低了。自我改造的速度好像也就慢了下來。這段明明就很空洞,讓我一直抗拒著去聽懂---大概又是因為我以為我很懂。

碰撞才有機會覺知。享受碰撞,就是覺知之後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艮~我不想變成更好的人啊。難道不能爐到天荒地老啊幹。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ob Dylan 馬世芳談巴布迪倫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星期天的下午一個人出去亂走。

 之前還以為自己是經前症候群導致情緒變得多感易淚。結果大姨媽都走了,連續兩個晚上早上大大爆哭,摸索去覺知情緒品質,想要搞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卻也不得而知。

是不是運動量不太夠,還是體內的廢物太多呢?

哭累了沈睡幾個小時。看見窗外的太陽,我決定要出去走一走。

走路對我來講已經變成對抗(?)壞情緒的方法之一。就是說不能放任自己一直「什麼也不做」等著被趕不走的悲傷啊沮喪啊墜落感啊占據。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父親母親生在日據時代。小時候只要他們兩個人開始講「外國話」我大概就知道他們在講床笫之間的事情,長女是我,立馬有一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

印象中父親與「日本國」有書信往來。西式信封上正中央寫著父親的姓名,顯得正式而陌生,平時被叫做「鬍鬚ㄟ」的爸爸好像當場穿起西裝皮鞋似的端正起來,白汗衫工作褲暫時隱身在鋼筆筆尖的字跡後面。

據說是父親託人在東京購買的高檔木匠職人用工具。我把那些刀斧鑽叫做兇器。那種極端的星芒,真是漂亮。信在另一個紙盒裏被謹慎的藏放著,盒子裏有父親嚮往的日本,只是寫在信封上。我偶爾會拿出來看。

日本是我第一個知道的異國,再來才是美國。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那一年我們在北京。

台灣這邊穿紅衣上街倒扁的浪潮如火如荼。

甚至,朋友說借了我們兩個人的名義各捐一百,也要支持這個活動。

這些...算是家常嗎?在電話裏,開玩笑似的叨叨一回。

我很有覺知的感受到,因為時空距離,因為隔著電視,紅衫成海的浪潮並未席捲我們也並不切身。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心目中的幸福,绝不是转瞬即逝的瞬间,而是一种平平常常的持久的状态。它本身没有任何令人激动的地方,但它持续的时间愈长,就愈令人陶醉。——卢梭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00912

---文學性的創造,是抒發情緒。通常跟他人沒有關係。

20100913

---「晚餐是和家人一起吃的,才叫晚餐。」

---塔羅:*關係所在的責任感更重要。這是說給沒有責任感的人聽的。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年,時序已經快要進入北京金秋。獨居的恐懼已然退下,但是終夜無眠。

我或者失眠,或者淺眠但多夢。

一日,夢見羅漢羅列兩行,引我向光的地方走去。

不知道這是讀書之後的夜有所夢,還是靈魂和頻道對上了那個key。

我用容格的心理學也解不出來。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說兩個人真難煮,其實,一個人更難煮。

以前還是會煮,很愛煮。但是我不知道他比較喜歡公司餐。吃外面吃飽了再回家。

我失去煮的能力很久了。

「漿糊!都是漿糊!」流著眼淚吃漿糊。

沒有食慾的日子太恐怖。我連最最最最最喜歡的菜市場也不去了。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對著這句話發呆好久喔---

Happiness is just on my hands, and even lost sense of direction, but still not afraid.

幸福就是只要牵对了手,就算失去了方向感,但仍然不会害怕。

對著這句話發呆好久喔。怔怔的。楞。

我記得這種感覺。真的記得。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