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句:

看一個人的底牌,要看他身邊好友。

 

 

又一句: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an 27 Thu 2011 22:52

我做的夢,往往有連續劇的...趣味。

今天早上醒轉之前,我夢見那屋子了,曾經在夢裡遇見的那棟,樓層是舊公寓頂樓,屋的盡頭是一扇大窗。那是一個將陽台收納為室內的空間,地板牆壁都有接續的水泥痕跡;屋子裏約莫有4到5個人,他們的身份是我的同窗。

也許是很久沒見面了所以聚首。夢境中的人隨意說著,至於說些什麼大抵是些日常,沒有特別在意。不記得。

爾後,地震了。

(這棟樓最近的鄰居也是一棟舊樓,地震的時候地基開始移動,很嚴重的地層位移,我的視線顯示我們這樓,就要撞向隔壁的鄰居樓。)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6 Wed 2011 21:53
  • 起伏

近來所有的經歷都指向一個同質的過程---一個轟烈的開頭與一個草率的結束,都是這樣,不是「幾乎」,而是皆然。

所以,容我臭罵一聲幹妳涼。

起與伏。讓我必須俯首收下,那低眉不是嘆息,不是承認失敗,不是默默忍受,應該是「叫妳不要努力妳是努力個什麼勁兒」的加強版本?!

玩耍去!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單口爐:這兩年,我發現,所謂的年夜飯,其實也就是手裡拿著一碗麵就吃飽了。

一家四口的男主人,D友:(表情力求鎮定的說)都一樣啊,我們家也不過就是吃火鍋,弄個魚什麼的,吃晚飯而已,像你說的一碗就吃飽了。

 

 

嘖嘖。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在前輩的公司聊了聊最近。

前輩的公司現在是「一人工作室」,他把員工都安置資遣之後,留了招牌接案子。他說,現在已經是淡出業界了。

我們都屬兔子的,前輩大我一輪。他說:基本上這個歲數幾乎都已經不是在第一線了,不過心態上倒是沒有老人的感覺,大概是一直以來都是跟年輕人一起工作的關係。

跟前輩大約10年沒見,他的公司我大概閉著眼睛也能找到。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辦公空間,即使沒有人來上班了,卻似乎好像隨時都有人會進來似的。

前輩說,這幾年狀況只是愈來愈糟。廣告主的廣告預算一直很節省,如果有大案子卻又很趕,幾乎談不上什麼利潤;大陸那邊常常傳來邀約的合作聲音,因為聽太多「不可思議」的內幕,也不太想動肝動肺的去爭取。現在心態調整好,小做就好。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iki來城裡,一起吃飯。一個晚上的時間,說了一些話。

一直以來想要改變現狀。親愛的,我也是,不是嗎?應該說大家都是。

我看到妳一直想,也一直都在嘗試,妳看,改變一直都是「現在進行式」,只是有的時候看不出來。

就像是...蝸牛爬得很慢,我們還笑它說,爬這樣慢是要爬到幾時啊,拉長時間來看,他也許沒有「想要」爬到哪裡去,但是它「走很遠」了。

有沒有可能像「沙子剛剛才進入蚌殼裏啊~~~」---啊,聽起來超痛的!---我是說,沙子要變成珍珠對吧,可是現在沙子還只是沙子。好吧,我們都知道也許不一定會變成珍珠,但是不試試看的話,就一定不會變成珍珠。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車展之前的前置作業一團亂。

整合廣州上海北京三地的物料製作,意思就是北京廣告公司做的參展物料要廣州和上海的客戶(+s,是複數)同意之後才能執行。所以,面對的客戶從一家變三家。

總部在北京的客戶,表面上尊重了廣州上海的合資公司丟過來的意見,事實上是因為他們也決定不了商品策略以及當地的產銷計畫。

每天都在喇低賽...攪屎棍。

我和工作夥伴大吵10回合,有一回合是因為他說:「與」是動詞(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大家都瘋了)。另外一回合也就得罪了當紅派「避取」小姐業務頭,從此被歸為黑五類。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直面我不光彩的那一面,並且接受它們是我的一部分。

 

一句诗 你去打小人了?呵呵 (今天 22:17)

 

回覆@一句诗:沒有打小人。我也是我自己的逆行菩薩。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part 1:

用我尚有 換我沒有 其實已 用盡所擁有

這是一句歌詞。讓我想到與花友的一段談話。就創作者的角度出發,我們擁有創造的想法,透過創造的手段,去成就一件作品,這當中隱含著點子(創意點)以及表現的手法。

隱約記得圖文作家張妙如提過,她說剛剛開始進入圖文創作的時候線條很粗糙,也常常被「老師」挑剔,她當時很不以為然,認為立意不同的創造才是作品的本質。而後,當她看到越來越多的大師級作品後幡悟,有點子有創意必須加上純熟的技巧技術,才能讓作品有生命。

我看到這一段話的時候很有共鳴,也勾起我在很久以前追隨楊博士工作時,博士說,為什麼我們公司的廣告作品,總是「看起來貓貓,摸起來平平」?(他用台語說的,意思是說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像模像樣的,版型版式似乎沒有缺點,執行也很ok,卻沒有靈魂?)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an 11 Tue 2011 22:44
  • 相輕

那些傲氣外顯的時日,我對那些老是往自己身上貼標籤的人,真是老實不客氣的疏離,即使我跟他的辦公桌是相連的。

那些標籤是

我25歲就買房子了。(對啦對啦,我們是窮光蛋買不起房,你又是勤工儉學又是阿魯接不完,你很會理財這樣好不好。)

我去過紐約了。(對啦對啦,我們只能去紐約紐約好不好。)

我家的廚房最多只能用來燒開水。(對啦對啦,後現代主義的廚房看了就會飽,不用吃飯啦。)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接納你。我也接納你的傷痕。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0 Mon 2011 15:09
  • 忘記

重讀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

感情這麼強烈。與第一次讀的時空背景都不一樣了,所生出的心底回音也截然不同。但是,我仍舊感覺到「感情這麼強烈」這樣的文字海嘯撲面而來。

(讀字是很幸福的事。寫了一句:洗衣店的衣服尚未取回。畫廊裱框的畫也還在畫廊放著。我在起點躊躇踱步,念頭還放在保險箱裏,密碼忘記了...讀字也寫字。感覺到雙份幸福。以前,總想跟他分享,不過,有的時候確實是強求了。說是分享,他呢不好這口---這句話是北京腔。我反省了:那時候我鑽入網路的世界衝浪,我以為把他留給電視是很大的獎賞,於是他反過頭來說我沒有關心他。錯誤的解讀彼此/對方的情緒,一天只要拉開0.5公分,不用多,拉久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

半夜救火車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身體不會騙人的,一下子覺得背部灼熱,意識上覺得樓下失火了。好熱。

去年七月二日的隔鄰失火記憶應該還沒有辦法消去。身體記得恐懼。

聲音遠了。意識模糊了。隱約祈禱了:希望大家都沒事。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an 05 Wed 2011 00:56
  • 幸福

我的繭居_燈.jpg 

從前:年紀小反而想要表現得老成,不輕易雀躍不說幸福,彷彿一說就顯得那喜悅廉價輕浮。

現在:有點年紀了卻想要訓練自己可以坦率的說出幸福的感覺。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信人間無真情.JPG 

初衷,是最遙遠的他方。

他們,抵達了。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日前,在瀏覽微網誌時,有一個知名的部落客說他正在日本某某有名的餐廳,很是惋惜的說:但是餐廳規定不能拍照云云。

沒過多久,這個不希望客人拍照的空間,被po上來幾張圖片,作者說,他偷拍的,還說:好孩子不要學。

就這樣我離棄他了。即使,過去好長一段我對此人在專業上,或者生活熱情的認同度頗高,我都不要再看他了。

(這些人不會在乎多一個粉絲或少一個粉絲,而我在乎的是:維護的價值觀。)

怕忘記,順手記下。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抱著一粒高麗菜走在2010年最後一個晚上。穩健的走向2011。手中有菜。心中有菜。人神合一的境界。因為沒帶上購物袋,我高興用抱的,走回家去。(這畫面真美。)

2011第一天,第一杯咖啡是黃金曼特寧。「個性穩重,後韻悠遠。豆子與豆子中間有空氣,香氣才得以釋放。人與人之間也是如此。」

 

結束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開始。姓氏呢?初!

初結束,就是初開始。

爐主納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